那个早晨,我刚从梦中走出,就与妈妈坐上了回原野的巴士,雾非常大,看不清窗外的现象,只觉得车子栉风沐雨,在曲折坎坷的马路上摇动着奔走。

车内的搭客多数在阒然地停顿,惟有几个小朋友在车内持之以恒地打闹。其中一名带着深蓝色帽子的老伯吸引了我的目力,他侧坐在椅子上,一幅寻思的神志,脸上深入的皱纹让人读到年月的慈爱和能干。我想,这肯定是一个很不平常的人!

这时候,一个青年问他:“大叔,你这是干啥去啊?”他浅笑着说:“我要回原野看看82岁的老母亲,我长期在表面工作,只能在梦中见到母亲,趁此次寒假,恰好在家里多停留几天。”从速,他看了看腕表,自言自语道:“只要3个多小时就可以与母亲接见了!”一脸的美好样子,大家好像都被感化了,车里一片和暖的安静。

窗外,雾愈来愈浓,且自白晃晃的一片,啥也看不见了。忽然,一声羊鸣突破了素来的平静,车上的人开端莫名紧张起来。“怎么了?”那位老伯疑问地问道,司机扭过甚,笑笑,毫不在意地说:“没啥,一声羊叫罢了。”老伯没有再问下去,样子有些诧异,好像若有所失。我看着老伯,想:咦,一声羊叫有啥稀罕的,小题大做干啥?但老伯的神志忽然变得严厉而不行捉磨。忽然,他快步冲到车前,按了按喇叭,“嘟——”没有回应,老伯脸庞上又多了一丝紧张的神志。

“嘟——”他又按了一下喇叭,依然是没有回应。车内炸开了锅,大家们纷纭讪笑着老头。然而,老头依然是聚精会神地盯着前哨。“咩——”忽然又是一声羊叫,车内立刻寂静下来,我的心跳莫名地越来越快,我扯了扯妈妈的衣角,小声问:“妈,怎么了?”妈妈有些紧张地说:“路上好像有一只或几只羊。”我立刻急了,“那为何还烦懑泊车?”司机好像听到了我的嘀咕,“不成啊,在山路上,略微不注视就会车毁人亡!”我紧攥着拳头,手心都渗透了汗。“咩——”羊叫声愈来愈近了……

车过了一个急转弯。忽然,浓雾当中现出了一个黑影。老伯咽了咽口水,全神贯注地盯着前哨,“啊!”一声嚎叫突破了车内死般的安静,我的神经像被忽然刺了一下,我猛地站起来,几乎不敢信任且自的一切:一头刚出身的小羊呆呆地立在马路上!车内马上欢喜了起来:有的人要求司机马上泊车,有的人则高声嚷嚷泊车太告急,决不能泊车!我的目力又落在了老伯身上,老头冷静自如地站在司机旁,连结按了几下喇叭,“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”然而,小羊明显已让这从天而降的硕大无朋吓得神不守舍,像雕刻一般站在路上。这时候,老头疏忽地对司机说:“泊车!”那如雷般的夂箢是那么坚毅、有力。司机刚想睁开嘴,又把话咽了回去。

可就在这时候,预见不到的工作产生了,一头母羊从山上飞弛而下,奔到张口结舌的小羊身旁,用角冒死地推小羊。然而小羊像是粘在路上一般,怎么也推不动。“咩——咩——咩——”母羊劳累的叫声飘得非常远非常远……

“刹车!”老头再次喝道,司机慌乱踩下刹车。“小羊,你肯定不能死!”我偷偷地在内心祷告。“咝——”刹车声划破了漫空——车总算在距小羊三米处停了下来,万幸的是,车还离危崖两米多,车上也无人伤亡。

太阳出来了,雾也慢慢散去了,母羊与小羊惊慌地逃入了深林中。

此时,车内响起了激烈的掌声,这是送给老头的,更是送给那只视死如归救本人孩子的母羊,一名宏大的母亲……

真是一个胆战心惊而感动肺腑的早晨!

    六年级:卢国辉

更多有关日记的作文请点击:日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