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照旧那么静,静得有些凄伤。窗外没了厌恶的絮叨,一旁少了盯我写功课的背影,耳边少了他拖着鞋走的声音,所有都那样的静。

月光斜射进我房间,在墙上放映着昔日的画面。

他依旧那么爱絮叨,在我床头,在饭桌上,在他人家。他一刻都不情愿停下,-担心世界静下来。他说过,人就要活得喧闹。但是我爱寂静,所以不爱他。丛我小时候到此刻,他依旧在絮叨,从未停下。我原感到你很烦很吵,但有一他出远门,世界忽然静了像此刻一样,反而不舒适。原来我不是厌恶你的絮叨,而是过度的依靠你。我爱的是带着丑陋的静,不是这样的夜。

他依旧释怀不下我,爱我。常站在门前远眺,我放学回来一问,他说没事看看得意。他也常擅作东张地为我加饭,而我老是愤怒,所以我不爱他可他忽然不这样了,反而我重生气,想说你怎么不加饭了?一趟神,他去舅舅家了。这时候想开头来各类,我不是愤怒而是依靠着你。

他依旧处心积虑的带我出去玩。我老是嫌他话多,所以很少跟他出去。可他而今病了,一年未出去了,我干等着他带我。转念一想,不能了,由于他病了。原来已经的厌弃,只是是对他撒娇。

又是一个月夜,他病了有一年了吧!这一年里就好像此刻一样是一个静的晚上。我想愤怒,我想厌弃他,我想厌恶他,然而都不能了。你快好起来吧!外公!

更多有关写人的作文请点击:写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