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间不管啥时间都充溢玄色的屋子。带有一种阴凉的感觉。玄色中,也不丑陋到一名妇女,正蹲坐在墙角。多少天来,又有多少亲友朋友来探望她。她老是安静着,这边也跟着她的苟安而变得没有愤怒。她的不睬不答,使朋友们只能摇着头走了。表面消瘦的桑枝扭捏着可惜。她,也被慢慢的忘却了。再也没有人能有决心说动她。那次的不料,使这对父子悲惨身亡了;当她得悉动态后就从来的瘫患在那。她变得孤独了。

墙角上仿佛蛛网尘封,桌上也似乎尘埃掩盖。她痴痴的呆看着,稳定的方位。她在回顾,大概回顾已停止成冰,脑中已一片空缺。充满尘埃的闹钟,在这一片死寂中,“嘀嗒,嘀嗒”的走得清楚。这似乎使她恍忽过来了。劳累的,渐渐的站发迹来,伴着一身的酸痛,起到窗户前,渐渐的拉开了推辞的窗帘。阳光透过了纱窗,驱赶了房里的晦暗。空气微尘上升。久别了阳光,才感觉到那么的煦暖,照得人全身舒服。掺合着风,更加让她感觉到清楚。她闭了会眼,脸上也有了一丝精神。

她转转身来,发现书排挤了一半,桌上翻敞着一册书,一幅眼镜横架在书上。她走过去,闭合书籍,放回书架,整理着桌子。整理中发现一张相片散落在何处,上头已被尘埃占满。她拿起相片,抖了抖。映入眼帘的是一家三口的“全家福”。看着他们父子正对她浅笑,是笑得那么明媚,那么高兴。她的脸上也出现出了一丝笑意。她用衣袖擦了擦,那张相片更加的清楚了。她找了个镜框,把这张相片定格在上头,架在了桌上,久久的注视着。似乎听到了他们开畅的笑声。

她扫净了地上的尘埃,弄掉了蛛网,也擦了那被泪的碎片打折了的赢弱的小花。自然,也总不忘擦擦那张充溢回顾,赋予她决心的相片。老是拿在手里对他们会意一笑,和后头的四个字——“维持浅笑”。

那张相片,正在阳光的照射下,正对着生活而笑……

 

更多有关小说的作文请点击: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