辉阳甫去,庸虫弗复啁啾时,心头颇不平静着,就是努习案与阅人事了。想来廓厚,竟无故教人乍劳渐废,令我忆起些许黑发来。

时子惭怍,支剩鬓白。

道来鬼异无常,令我昂奋的竟是一浞两悠的习习,三啭四晓的静明,这边的处觉与奋亢,一叶障目全然分别的。

先是座得僻静。

曲意的是这个,座觉,神一样的座觉,且不说这个罢。

便得云云劳乏着,怕是溯流了,寂白里,野一样的溯流。

伯仲在回顾里还可以倒回去的那两年,我一直不去穷究的,其间的皆忘怀了,唯独使我鬓白的。

落白时,溯流寻食的夏知已经是不通达形踪。想来它自己已经是劳乏了罢,或不是教人想不清明。若一日它会啭着,这是我想不清明的,便在于它,与我无关的。昔人有云,救人一命,胜七级浮图,想来物与人皆为灵异,其亦弗犹多食一册一物,而有所欣悦罢。云云感到,或以平静很多。

    高三:胡根

更多有关抒情的作文请点击:抒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