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不见那小溪旁清亮的笑容,再不见那田园上欢舞的少年,再不见那向阳映在脸上的容貌。

过往已成云烟,那丝丝过往围绕心间。故地重游,我穿落伍光窥见在此地欢跳的少年,又想起本人儿时的童年。我跟着光阴的流去而慢慢长大,所搭理所明白的真理也慢慢加多,能拿起的也能悄然地放下。可一直无从改观的是我从来惋惜念旧。形形色色过去的旧迹,我仍能踏着时候机穿梭到过去,然而我只能远远的望上一眼,那在我小眼睛中已慢慢长大的少年,我似乎跟他一样,可他又能跟我一样吗?我怎么会提起这个问题,我想自我回复着:“那不即是我吗?”我自思念|,然而只能远远的望上一眼。其时光已走,我也不能停息。并不是前行路上从未想过转头,只然而胆寒着转头后便失了前行的勇气。常言说:“常转头看看。”只然而,我心念前行,我只能留许些念旧封存我心。

年月如风,云烟即散。我模糊紧记那学校的少年。我心回顾如洪流般拥堵在胸口,有些扯破有些冲猛。我似乎忆起了太多往日,我似乎拾起了银河般的零乱回顾。那阒然鹄立的教化楼前,有着太多的痕迹。我模糊中看见有着很多我的脚印,踩着雨泥踏着雪迹。我看见那位少年淋着雨滴却自言自语,我看见那位少年看着天却神不守舍,我看见那位少年满身尘灰却仍不知自我干净。他跟我极其近似,他能否跟我一样?他是我吗?当过往已成云烟,我竟开始了考虑。确实,有些遗失了也偶然了解爱惜,有些未遗失却未然舍弃。当一些遗失事后变得毫无脚印,未然没办法从何寻起,只能内心模糊紧记但是又懵然忘却。

太多昙花一现,太多过眼云烟。不知往后假使转头能否会发觉四周的一切,其时才能明白这一起走来,有许些大概已消逝不见在我的世界。人活路上,是停下来停留,依然是不再转头,运气的棋盘总会让人没办法猜透。大概-难过,大概陶醉,大概不想不念。人生若只如初见。而今想来,大概没有刻意对付过那些遗失不见的优美时分。年月不会等候,光阴总会让我们长大,却也花白了父母的头发,没有时机抵偿过去父母的泪水与-难过。当我已结婚,不重逢为往日伤神挂牵/挂念。当你我一再议论父母已经一再说过的话,才会明白已经父母对你的那份挂牵/挂念。往日虽为往日,却一直存储着那些暖和与回顾。有多少儿时回顾,有多少童年游戏,有多少玩具蜡笔,有多少形成了笔墨写成了条记。课堂里的黑板与粉笔,陈腐的课桌椅,同桌的彩色水笔,一块下过的象棋。有多少同学的名字还恐怕想起。当同桌的彩色水笔也勾勒不出同桌的你。还有着多少不能说的诡秘记到了心底。人生本是烽火,转眼即逝,过眼已成云烟。

找不回那童年的笑容,找不回那踏着向阳的少年,找不回那轻声细语围绕耳边。

 

    高二:王彬

更多有关话题的作文请点击: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