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鼓阵阵,赤壁已开端欢喜。多少年的作战,为了这成天。曹操,一个时期的豪杰,站在船头,他那精湛的眼中,是融合华夏的决计。赤壁也将见证这史乘的转瞬。可迂曲的孔明,一把火,烧掉了曹操多年的妄图,烧掉了平宁的合同书。赤壁在抽泣,熊熊的猛火在身上曼延,鲜绿的叶,鲜丽的花,在邪恶的火焰中化为灰烬。滚热的地面在怒吼,长江开端欢喜,水涌上了岸。掠夺了这赤裸裸的山。或许不愿供认,但平宁曾那么近的在本人眼前。赤壁照样北岸和南岸,心有不甘。没有了泪,所有都已平静,长江奔驰着向东,它流得那样慢,由于它带走了太多的,光阴的遗址,只有,留住了一把残剑,插在这生怕早被人忘却的赤壁……

2000多年后的今日,有多少人还记得,已经火光冲天的赤壁。赤壁仍在何处,在它-难过的地点。长江两岸,已经是茂盛的熟丛林。鲜明的绿衬托着湛蓝的天;重情的风,穿越在花丛间;温和的水,景仰者来日;赤壁,不会有昨天;人们,沉醉在今日……但陈旧的战地不会就此甜睡,秋风带走了也,却带不走那衰老的树。它目击了月的残破,心中早已鳞伤遍体。痛会麻痹,心却不会死。圆是尘寰最漂亮的图案,它没有半圆那锐利的棱,会刺伤无辜的人们。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,无分之四的欣喜,无分之四的懊恼。看它那淡蓝的眸,不过一种期待,充满史乘灰尘的剑,仍矗立在何处,尽管那不过一把残剑。它将见证赤壁最终的妄图……

 

更多有关议论的作文请点击:议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