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回顾话卷,找到那一片断。画面早已泛旧,回顾依旧犹新。

在一个严寒冬季的上昼,北风如恶虎一般呼呼的啸着,忍不住有了一股冰冷的冷气。我在班里人果真写功课,但也被表面那只“恶虎”作对了神情。忽然,一条血色创痕浮现在我的手上,我环顾了一下,原来是窗户碎了的玻璃薄情的在我手中取暖。我让这从天而降的创痕吓得手忙脚乱这是,在一旁的同桌发觉了我的动态救扔给我一团卫生纸并跟我说;“按住血口。”然后像离铉的箭,脱缰的马一样飞驰了出去。我也没介意他冒着透骨的北风去干啥。便只顾干本人的事了。过了一会,他气喘嘘嘘的向我跑来,打了我身旁时,他递给我两个创像亲人一般叮咛我说;“快贴上吧!下昼要戴手套哦!否则冻伤了就很难愈合了。”我含着泪点拍板。眼泪不争气的夺眶而出。或许感激能让人抽泣吧!然而,我想对他说声感谢,但刚到嘴边就又被咽了回去。

下昼,我很晚才到达学校。坐在班里,觉得手一些冰冷。突然,我又手忙脚乱了。由于我的手套还在我的桌子上躺着呢。这时候,同桌仿佛又发觉了我的把柄,便将他的手套赶快摘下像我这边推了推。我连忙退了回去,最终,我依然是带上了那如铅重的手套,由于他…。。。

上课时,挽着他那透骨的北风而弄得得意洋洋样子,不觉呆在了何处。他发觉我在看他,便对我笑了笑,好想再说:我不冷。下课了我有未对他说一声感谢。

旧事如潮流起险峻伏,我老是在协助朋友时而想起你对我做的事。此刻,就让我把那声未了的感谢补上吧!感谢你……

 

    月朔:鲁继凯

更多有关议论的作文请点击:议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