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将一册书放在我的桌子上,然后悄然的走开。看着桌上的书,泪水唆使我叩开了回顾的大门。

我清楚的记得,那每天下着细雨,平常热爱文学的我,下课铃响过,我便背起书包往家跑,去读刚买的那本《童子文学》。父母还没有下班,我喜悦极了,心想机遇到了,赶快看。

窗外夜色模糊,而我却一点不知道。正当我为书中主人翁的凄惨运气感觉到可惜时,一只大手猛的将我手中的书抢过,举头看见的是父亲愤慨的主张,继而是父亲一记耳光。我哭了,从小到大,父亲从没打过我,目今天却……

我哭了一夜,父母房里的灯也亮了一夜。

第二天,我隐隐约约的,没有听进任何一点儿东西。“叮铃”下课铃又响了。我总觉的今日过得那么快,由于我实在不想再进那个家门。

来抵家门前,出人意料的是,门是开着的,我一猜就是爸爸回来了。本想回身回去,先到同学家住一夜,可屋里传来了爸爸的声音,那声音是嘶哑的,“杏儿,还生爸的气,昨天是爸太过头了,你先进入,爸爸有话想跟你说。”从父亲那和气的话语中,我听出了期望,我这才极不愿意的移动了脚步。

 

    广东揭阳惠来县惠来县惠城中学月朔:庆端

更多有关写人的作文请点击:写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