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鹅毛般漫天翱翔的雪花,惟有她是最质朴的白色,让人感觉到没有一丁点的污秽的洁白色。

小雪花在没有落到大地之前,看起来像是灰白色的,彷佛雨点,但与雨点分别的是,她有着翩翩翱翔的舞姿,飘着、摇着渐渐落下。一落到大地,便马上融解成了水,消逝得九霄云外,不留脚印。

她不像跳珠,即不会腾跃,也不会发作声音。在浙江一带下雪的形势,在隆冬的冬季也能觅得一丝丝怄气。

当你举起手时,她就温和的扑到你的手上,白白的,一会儿就融解成了水。

在白昼,她做出千百种姿势;夜晚它在玻璃窗外曲射出雪白色的光。

她带来所有的优美与愉快。为地面披上一件雪亮的银装,闪闪发光。

在她翱翔时,我逮捕不到声音,但是我好像又能听到千军万马的脚步声,波浪撞击岩石的波澜声,沙尘搜罗的狂吼声;有时好像又或能听到热恋中的恋人交头接耳,教堂里的祷告声,花园里鸟儿的欢唱声……

她没有气味,但当它翱翔到我手上时,悄悄一嗅,我好像又闻到了原野间新奇的空气,花圃里醉人的腊梅的气味,深谷里浅浅的百合花的幽香……

惟有在那属于雪的世界里,她才能高枕无忧的展示它的精致与质朴。

 

    四川遂宁安居区遂宁市安居育才中学校月朔:向芮

更多有关状物的作文请点击:状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