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天,天灰蒙蒙的,空气中震动着一股轻浮的风,咸湿的滋味好像洪流般移山倒海的朝我们袭来。

这时候的我们衣着笨拙的雨鞋,一身耀眼的蓝色雨衣在人潮中非常耀眼。行人匆忙,经常有人朝我们投去惊奇的目力。也总有一些人,在我们哈腰拾起一个沾满土壤的易拉罐时,亨通把一个包装纸扔在泥泞的小坑中,然后朝我们投去一个轻视的眼光,最终消逝在重重的雨雾中。

早已积存了一肚子肝火的我们停下了手中的工作,憋屈,愤慨的情绪弥漫着我们的脑海。有的人还踢到了废物桶,满地的废物散落一地,跟着风飘散到远处。一名妻子婆慢慢走了过来。她看了看我们一眼,又看了看满地的废物,眉头微蹙,似是不满。她悄悄的走过去,举动踉跄的把废物颤颤的扔到废物桶里,哈腰,拾起,哈腰拾起……妻子婆慢慢的走了,留住巴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我们。路旁几个老头叹了嗟叹,说道:“老马又出来义扫了,还感到这几个孩子可以帮点忙,没想到,唉……”他们色彩不明的扫了我们一眼。

光阴似乎停止了一般,滴答的时钟声音了一声又一声。这时候雨停了,夕阳余辉把每一个人的脸都镀上了一层光晕,将我们来捡废物的不愿意挥发到空气中,落下的,是那勤快,不再愤恨的我们。

此次的捡废物活动,我们捡走了都会的废物,捡走了我们精神上哪淡淡的灰尘。

    初三:陈雅榕

更多有关叙事的作文请点击:叙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