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阳当空照,花儿对我笑,青烟袅袅直入云表。云云的美景,只在我脑海深处停息。但是更不能忘的,是已经同欢乐,共灾荒的同学们。小学时期的暖和回顾,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。

我经常问本人,何故对已逝的一切云云陶醉。我没办法回复,不过每逢途经我们一块生活过的地点,就停下回望,看见了周边的一切,思路纷飞。

还记得那棵苹果树吗?我记得。我们曾在树下乘凉,偷苹果。树下有一大片三叶草地,我和朋友们在那上头打滚,拔三叶草,话说我们不是来损坏环境的,不过想找到三叶草中的异类——四叶草。尽管历来没人找到,但是我依旧思念|何处。风沙沙地吹来,苹果树的枝端不再摇动,恰似它饱经忧患比过去更健壮了。

还记得那小竹林么?我记得。这可是孩子们之间的圣地,尽管不大,竹子与竹子之间非常局促,但男孩们依然是像鱼儿般的游弋自若。这是捉迷藏的好地点,并且还潜伏着很多诡秘,诱惑着我们的猎奇心。然而头几天的一场暴雨,把这逐年少有的竹子粉碎了,它们不再像过去那样矗立不倒了。然而,暴雨以后的阳光,照在何处显得特别-关切。

还记得水中的鱼儿吗?我记得。它们是我们已经的玩乐目标,女生丢食品喂给鱼儿,它们高兴的摇摇尾巴;男生们用柳条在水里使劲搅,水中一阵翻滚,惊得鱼儿到处逃散——人们与动物的隔断即是这样孕育的。回顾震动的-一刹那,我似乎又看见了那童果真笑容,那微波荡漾的水面。

时候流失在弹指间,回顾却封闭在心间。结业照已泛黄,不朽的是芳华的样子。那树,那草,那水,那些人,描述了尘寰最漂亮的得意。云云暖和的回顾,我怎能忘怀?

    初三:薛芸匀

更多有关散文的作文请点击: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