笛缘

幽幽曲笛声,应着窃窃琵琶语。——题记

正如《苏州行》中所唱的:“幽幽曲笛声/应着窃窃琵琶语。”在我的回顾长河当中,竹笛已成了我人生中一抹挥不去、脱不开的光芒。

早在五六岁时,我便已交手了钢琴、电子琴等抢手乐器,不过我却一直表示不出多大的意思。而不知哪一日开端从哪里见到了那娇小玲珑,而又不失高雅劲的笛子以后,我与笛子之缘便开始了。因而我舍弃了音乐之王——钢琴等乐器,而去学习非常冷门,几近不怎么搬上舞台的笛子。几个不足一平方厘米的小孔与一根竹子,再加上一张笛膜,便变成了竹笛这项乐器。或许竹笛看上去感觉不起眼,而在学之前又感觉学起来肤浅易懂,不过这就错了,笛子与其余乐器分别,它的演奏式样是用嘴斜对笛孔吹气才可以吹作声来,而在演奏时,又有形形色色技术,如变调、半孔音阶等,或许看上去探囊取物,而学起来却是痛苦重重,不单单练的是肺活量,还练习了专心多用,演练大脑的反应能力,一面在调理吹气的角度与力度,一面又在看谱子,有时变调,又要在脑海中作出反应再按孔,而一按错孔,就等因而“所有皆输”,学来我才明白了其中的难点,但却不行转头,既然本人挑选了这一条艺术之路,便要将它走究竟。

我从来空想本人能将笛子吹得像笛子巨匠赵松平那样地行云流水,将一首曲子幽美地演奏下来,但吹笛检验的是吹笛者本人的身心。心静便可成,心急无所就,只得在那漫漫的吹笛途中得回笛中的精美,这让平常当中暴躁的我学会了肃静与安妥,变得不卑不亢。渐渐地,我由一个入门者成了一个“道”中人;从甲第的门外汉,晋级成了八级的里手人;从最原形的六孔笛胜利晋级成了八孔笛。不积跬步,无及至千里;不积小流,则无以成江河。而今身处八级的我,回顾细看其时幼时的我正在全神贯注地学笛时的情形,不由感慨时候流失之快,又不由感觉,在本人眼前有浩大可挑选的路途时,挑选了胜利的,觉得最为准确的一条。正应证了释教中的驰名的一句话:所有皆是缘。是呀,我与笛子的看法不即是一种缘吗?在幽幽的曲笛长音当中,我会心到了我与笛子的悠悠笛缘。我了解,我与笛子的缘还很长,好长,不过这类缘,或许惟有我们这一些习笛之人,才能明白,而且真真实切地领略到其中的一番风韵吧?

幽幽曲笛声,应着窃窃琵琶语。或许在人生的路途之上,且自有哪几条好的路途不是最为重大的,最为重大的是,你能否会挑选其中一条你觉得最为准确,最为公道的路。在音乐的路程中,我挑选了笛子之路,进而与笛子孕育了笛缘。你呢?

 

    初二:hhlpgh

更多有关话题的作文请点击:话题